神愿白

叫菏泽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学pa】蜜桃糖

​*这是上篇 有兴趣就写改编自真实狗粮的下篇

*在看完班上一对gay的狗粮后突然感觉到学pa的好 可以做很多酱酱酿酿的事 可以……(止住话题)

可以说相声(被打)

——————————————————

有人说过,在校园与你羁绊最深的那个人,会在以后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

台上老教授单调枯燥的声音伴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入侵每个人的脑子,雷狮盯着为了好好听课从他旁边跑到前面去的安迷修挺得直直的背脊,回想着这些年与他的那些恩恩怨怨,还有那寥寥几次的暧昧场景。台上的历史教授讲这个话题已经有半小时了,雷狮的眼皮彻底合上之前,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去他妈的人生一部分

他雷狮一辈子也不会看上安迷修

说起来,雷狮和安迷修的孽缘可是从小学时代就开始了,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十年之久,换做他人有这么深的缘分早就互相看对眼谈恋爱过完高中等大学毕业结婚生子balabala,可是到他们这里,竹马竹马还不如叫做冤家路窄

所以说去他妈的安迷修

挨到历史课下课,老教授迈着蹒跚的步伐离开教室,这些被折磨已久的人还没开始欢呼,雷狮就感觉到身旁一阵风,然后肩头被人狠狠一推,差点椅翻人亡脸着地丢了校分第四的名头,推他那人还十分“好心”地拽着他的头巾,力度打到雷狮怀疑那块地方的头皮都被扯下来

他揉着后脑勺站起来,好巧不巧对上一双正气凌然的眼睛。雷狮心底一咯噔,妈的要凉

“雷狮,你又上课睡觉!你知道这节课很重要的吧,可你为什么还!是!不!听高考怎么办?!我答应雷伯母要好好管着你的……”

雷狮觉得安迷修可能是过年串门的亲戚转世来折磨他的,不然怎么能这么会嘀咕。这训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况且安迷修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雷狮也就由着他骂,谁知安迷修越骂越激动,最后甚至想一巴掌拍到雷狮肩上

结果脚滑了,摔人怀里了

还老半天起不来

日。

这个事情过去之后,安迷修就不怎么训雷狮了,现在多半是打架,不过他有一个一颗米大小的秘密不知道,那就是雷狮在打架的时候老吃他豆腐

嘘,雷老三不给说的,小点声

刚开始只是偶然蹭蹭耳垂,摸摸屁股而已,不过最近雷狮愈来愈放肆,都开始牵小手……诶诶诶安哥你干啥!你不是和雷狮是死对头的嘛?秀啥恩爱呢?!

行吧,即使雷狮再不相信,他和安迷修也和那些普通的青梅竹马一样,看对眼并手牵手阖家幸福了

雷狮怎么都想不到他以前咒骂过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现在却天天凑到人耳边说一些恶劣的情话

发誓使人真香

所以人啊,不能乱发誓

之后,雷狮和安迷修的这点破事被人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遍了整个学校,并且成为了以后学长学姐告诫新生时用的反面教材,例如不能乱发誓不然会真香,还有劝新生早点和自己在一个学校的青梅竹马断了,不然就会成为这两个一样,人都不知道结婚几年了这点破事还在这所学校流传着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