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叫菏泽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七夕贺文】一条鱼都比安迷修会撩人

这个本来是入坑半周年贺文的

然而半周年那天咕咕咕了

所以这篇文就成了七夕的粮

​*cp雷安 含少量嘉金

*半年了文笔还是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们属于对方,我属于ooc

*私设 人鱼雷×职业潜水员安 是个从头到尾都是糖的故事 然后因为没有专业知识写的很垃圾

*全篇5000+

我觉得这篇文如果换一位写手来写的话会比我写的好一千倍意境美一万倍

写的垃圾死了

—————————————————————

“哇哇哇哇啊啊有浪扑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条鱼是不是咬到我包了!呀呀呀呀呀呀我手机要掉下去了嘉德罗斯你帮我捡一下啊啊啊!”

哪怕安迷修捞过再多的贝壳,潜过再多次海,也不得不承认现在金的叫声配合着一起一伏的船足以让他胃里翻腾结结实实的吐一顿

叫声再次在耳边响起,这次还伴着一人夹杂几句“渣渣”的不屑的话语。安迷修有点烦躁的用手盖在眼睛上,向前走了几步靠在甲板栏杆上,眯起眼睛注视着海天交接的地平线,强迫自己不去听耳边的吵闹声

在意识到身后的两人在一个比一个声音大的吵起架来,安迷修放弃了,他叹了口气用手拖住腮,开始欣赏这里未被污染的海水,那眼神就像要把海底穿个洞一样

他这是第一次和初级潜水员出任务,那位大老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这次说是要找什么罕见绝美拥有世界上最华美色彩的贝壳,把还没过几天安稳日子的安迷修和刚成为初级潜水员的金发配到这片连船都没有几艘的海域上,还说找不着别回来了

看样子还得在这待上很久,安迷修直起身,把眼前蔚蓝的一片尽数收进眼底,边伸懒腰边往船舱里走,打算去补个觉。经过吵架还没有要结束样子的二人身边,安迷修习以为常的免疫掉了嘉德罗斯要吃人的目光,不过他却无法忽视格瑞放下手中已经贴好标签的药罐打算来好好收拾一下他们两个的样子

鞋子踏在潮湿的地板上,时不时的倾斜给人一种天地颠倒的感觉,安迷修依旧是身不歪脚不斜地走向走廊尽头他的房间,连点表情都不肯给予这试图搞事的海浪。他当潜水员很多年了,坐船出海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晕船早就被他在某次忍住不吐的时候都渐渐克服掉了。这么多年来大风大浪他见过多少,差点翻船的都有,就这点小起伏对他而言根本不痛不痒

回到房间,安迷修松了口气,露出满眼的疲惫,这次任务来的太突然,他和几个熟人几乎是日夜奔波才来到这里,他并不是没熬过夜通过宵,一次两次可以但是连续三四个晚上都不睡觉,他也吃不消

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把脸整个埋在枕头里,安迷修才得以让精神彻底放松,这些天他确乎是太过劳累了,简单梳洗了一下就盖上被子陷入睡眠之中

然后第二天他就起晚了

安迷修手忙脚乱的穿好装备,跌跌撞撞来到甲板上,发现全部人员都已经准备好就剩他一个了

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他起晚了耽误了整个团队“大家……额,可以开始了吗?”

“别废话了,开始吧”坐在旁边折叠椅上的是一位白色头发的高大男子,他对安迷修来晚这件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责怪

“走咯!”金下水的噗通声与丹尼尔言语的最后几个字重合在一起,觉得这项工作很好玩似的

安迷修在嘉德罗斯“他都下去了你怎么还磨磨蹭蹭的”的眼神下战战兢兢的背好了氧气瓶,随着金跃入了水面

嘶——今天的水真冰

在感受到海水浸泡住自己的时候,安迷修立刻睁开了眼,像只豹子一样观察四周有没有大型鱼类的出现,在确定周围安全之后他锋利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他用双手划开海水,扯开海草搬开石头,安迷修开始了仔细的搜查,每一个角落都不曾放过,他没指望今天就能把传说中世界上最华美色彩的贝壳找到,但基本的仔细还是要的,安迷修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生涯

而正是因为那位大老板把那种贝壳说的很难找比闻名的磷叶石还难找他们起码要找上三四个月,到从而激发了安迷修的好胜心,既然你说它要三四个月才能找到,那我偏要一个月就拿着贝壳回去给你看

于是他彻底投入在了寻找中,连他离金、离海面越来越远都不知道,他却越发的起劲,似乎不把这海底翻个底朝天他就不走了

在安迷修的眼里,大海是荒凉的,当年他通过考核,抱着氧气瓶颤颤巍巍挪到船边,带着他对大海的所有美好幻想跳了下去

然后他的幻想破灭了

海底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般美好,却也没有多差,见到这一场景的安迷修并没有多失望,只是觉得和他的幻想差的远了,心里有种落差感罢了

不是大海太差劲,是安迷修的期望太高了

他所幻想的海底除了珊瑚贝壳这些常见的,还多了一样东西,他点缀那些色彩斑斓的珊瑚礁,穿行在礁石间,拾起那些贝壳,为大海添上最浓重的一笔

可是,那是什么来着……

——“喂!你在这里找什么!”

听见有人叫他,安迷修下意识的抬头,瞳孔却在下一秒猛然缩小,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生物

这是什么东西!

眼前的人……或者是鱼,脸上带着一种抓到猎物的表情,双手插在腰上,上半身是正常人类男子的胸膛,安迷修顺着看下去,却只发现一条长长的鱼尾代替了本来双腿的地方

他又抬头,发现那个惊扰到他的生物还是笑着,像满载而归的海盗,斜着眼看着他

“你是…人…”

在第一个字出口的时候,安迷修就已经知道晚了。死咸的海水争先恐后的灌入他的肺里,使他的脸染上痛苦的赭红,他的肺仿佛被人强烈的挤压在一块,安迷修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伸出了手想要对在那仿佛看戏一般雷狮呼救,对方并没有理他

我要死了。

这是安迷修晕过去前脑袋里的的最后一个念头

他的身体缓慢下坠,却在掉下更深的深渊之前被雷狮一把搂住

“呵,是傻子吗,明明知道这是海底,你是多蠢啊”哪怕雷狮骂的再欢,现在的安迷修是都不知道的

雷狮盯着安迷修闭上的双眼一会,然后认命的搂着他摆动鱼尾来到海面,他让安迷修趴在他的肩上,伸出一只手牢牢摁住他的腰。雷狮不一会就找到了安迷修的船队,也看到了在甲板上焦急的金,他没多说什么,把安迷修从肩移到自己怀里,在临走前往他手心塞了个东西

确定那个东西在安迷修手里不会掉出来后,雷狮狠狠的把安迷修往他们船队那里一抛

然后就飞快的潜入水中逃离了肇事现场。激起的水花是个人都会注意得到,哪怕金再迟钝他也认得出来安迷修身上那套潜水服

“在那里!!安哥在那里!!!”

安迷修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梦,梦里是父亲跟他说过的、在深海里出没的人鱼,父亲说过人鱼的眼睛都很漂亮,安迷修想睁开眼看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了船舱里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醒了”格瑞坐在桌子旁边写着报告,看见安迷修醒过来,就把头从那堆文件里挖了出来

格瑞盖好笔盖,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渡步到安迷修前面,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感觉如何”

“对了”他突然抬起头来“金在发现你的时候,你的手上抓着一个星星样子的贝壳,我给你放床头柜里了”

“还好吧,至少比淹死要好的多”安迷修把枕头竖起来靠着,双手叠在一起

“不介意我了解一下事情经过吧”

“没关系”

“安迷修先生,您能描述一下您溺水的时候的感觉吗?”

“水……很冰凉,冷冷的,我张开口想说话,它们下一秒就灌入了我的肺里”

“那您为什么想说话呢?”

“因为我看到了一条……人鱼,他向我伸出了手”

“您能描述一下那条人鱼的外貌……或者是特征吗”

“嗯……我想想”

“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

格瑞问到这里就离开了,并嘱咐安迷修要好好休息,打捞行动明天照常进行

然而安迷修并没有把格瑞的话听进去多少,才安静没几分钟就翻身下床去行李箱里东翻西翻

安迷修掏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拿着画板和铅笔屁颠屁颠的躺回床上去了

他想把今天看到的那条人鱼的样子画下来

今天他对遇到的那条人鱼的那双眼睛印象最深刻,安迷修打捞过很多美丽可以折射出很多颜色的贝壳,他早已对普通的颜色腻味,可是雷总的瞳色是他在海底从没见到的。那双眼睛宛如无数个切面的宝石,在海底折射出星空的浩瀚

这就是他想要的,那种让他看一眼就忘记不了的颜色,这才是他惊讶到要在海底开口的原因

他想把他画下来

他的铅笔停在画板上,上面已经反反复复擦去了不少次,橡皮屑被他吹到一旁,安迷修发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白天他因为那美丽神秘的瞳色一眼记住了雷狮,可是现在他却只记得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其他面部细节全部模糊

后来思绪了大半夜也没记起来什么,安迷修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画板和铅笔塞在了里面,盖上被子翻了个身睡觉了

第二天安迷修意外起的很早,当金打着哈欠眼角泛着泪的被嘉德罗斯揪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穿好装备神采奕奕的在甲板上等着了

他的手里攥着那天雷狮在临别前给他的雕成星星模样的贝壳,在心底暗暗发誓:今天找不到珊瑚也要找到人鱼,在全部人都装备好之后,他第一个跳下了海

然后他就真的没找到

即使到今天的打捞行动结束,安迷修就连一点人鱼的鳞片都没见着,他叹了口气,眼里的光被熄灭一样渐渐黯淡下去,感觉自己永远和那双耀眼的眸子无缘了

他在原地伤神了片刻,抬头看见金往更远的地方游去了,正想着跟上,以免金出什么问题。结果他刚想游过去,就有东西抓住了自己拿着星星模样贝壳的手,然后他就听到一个低沉成熟的男声

——“喂,陌生鱼给你的东西你就这么随便带在身上啊”

安迷修马上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昨天那条人鱼抓着他的手,力度大到他咂舌,而且那条人鱼还打算掰开他的手看看里面的东西

安迷修被他吓得不轻,甚至想再次开口,可是想到昨天的遭遇,他这次说什么都捂紧了自己的腿

“诶,我说,你现在心底是不是美人鱼美人鱼这么叫我的”雷狮捧着安迷修的手,眼底有些意味不明“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叫——”

“——雷狮”

安迷修在心底暗自吐槽,不是条鱼吗干嘛取个狮子的名字

然而,更让他震惊的,是雷狮脑袋上绑着的尾巴在水里飘来飘去的上面带有星星的东西。头巾的尾巴一圈圈的围绕在雷狮身边,像丝绸一般顺滑,再配上他俊美的容貌,让安迷修觉得雷狮是个有条鱼尾的仙女

然后他就真的看入迷了,甚至伸出手抓住头巾的一条尾巴,死死的揪住都不放手,力度大到雷狮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要把他的脑袋给揪下来

雷狮这下子被他逗乐了,张开嘴巴笑起来,嘴里吐出一串又一串的气泡,长长的鱼尾乐到拍来拍去,险些拍到安迷修

“你这么想要,那我给你好了”他笑完后主动解下了头巾,一点点缠在安迷修那只扯着头巾的手上,安迷修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失礼,红着脸想要放开被他抓的要变形的头巾,却被雷狮摁住了手,继续把头巾往他手上缠

那颗耀眼的星星在安迷修手背的正中心

“你既然那么喜欢我送你的那颗星星,那我再送你一颗也无所谓了”雷狮把最后一点缠完后,在安迷修手背处打了个结,然后执起他的手,低下头轻轻的在那颗星星那里落下一吻

直到雷狮绑好头巾,安迷修才反应过来,他盯着雷狮的脸,很没出息的红了脸,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正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

他好像

喜欢上了一条知道名字的人鱼

雷狮在他愣神的时候搂住他的腰,往海面上游去,他仗着安迷修没注意他,一路上吃尽了豆腐

他们在离船队差不多一百米处的海面上道了别,雷狮在安迷修的头顶亲了两下,之后就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

安迷修上岸的时候,大家都选择性无视了他手上缠着的头巾

后来据金反应道,安迷修自从回来后眼神就一直处于失焦的状态,晚上他路过他房间,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安迷修脸上戴着一种可以说是痴汉的笑把手上缠着的头巾解开又缠回去又解开,最后开开心心的把它解下来攥手上睡觉了,哪里都不像以往的安迷修

不知过了多少天,打捞行动已经进行到一半,金是第一个发现的那种贝壳

只要数量达到那个老板的要求,安迷修等人很快就能重返大陆

雷狮好像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这几天都是故意躲着安迷修,连条鱼尾都不让他看见,直到今天才出来见他

他轻抚着安迷修的下巴:“你们不是要这种珊瑚吗”

“跟我做个交易,做完随便你们怎么采”

“你其实也很不想走的吧”雷狮突然把脸凑近安迷修,那双眼睛在他眼前无限的放大,和被他刻在心底的重合,安迷修下意识的往后躲,却撞到了后面的礁石,整个人无路可退“毕竟陆地上可没有这种颜色的珍宝,海底也只有我这么两颗而已”

听到这里安迷修的眼突然睁的老大

“所以说留下来吗?”与雷狮眼底繁星相映衬的是他可见的温柔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动了什么念头,也不知道自己出声的,但他确实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说:“好”

———————————————————————

然后就是开开心心一起到海底生活了,不要问我人类怎么在海底生存,就当雷狮和安迷修嘴唇碰嘴唇之后安迷修就有了和人鱼一样可以在海底呼吸的能力,而且不用进食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除了最后安迷修答应雷狮,雷安在前面一次都没有好好说过话,要不就是安迷修讲话雷狮不说话,要不就是雷狮噼里啪啦一大堆安迷修又不能说话,直到结尾才真正意义上的说了一句话

然后我们就可以得出下面这句土味情话(x)

“我第一次跟你说话,是我答应你跟你走”

接下来是安哥拿着头巾回穿上之后的一个短打小剧场

金:这是谁为什么安哥变成痴汉了

嘉德罗斯:怕不是被海底下的人鱼勾引到狮乐志

雷狮:别用勾引这个词,叫吸引,而且要勾引也是他先勾引的我好不好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