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叫菏泽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如果万粉写手雷狮谈起自己是怎么入坑的

【客服姐姐我求求你了我什么也没写我也没开车你别屏蔽我了好不好】

啊啊啊,大概是双写手那篇文的后续,但是不是一个时间线,应该是在两人公开关系后不久海骑圈内的活动

就开一个直播间是邀请各位太太来,然后说说当初自己是怎么入海骑这个坑的,如今看到海骑三次成真了有什么感受

是雷安——安安在文最后面出场的雷安

是直播体!

由于狮狮是海骑圈内几乎是第一位写手这样的存在,于是他发言的时候其他被邀请来的老师都会安安静静坐小板凳的

评论里真的没猜错,狮狮就是☀马,那天安哥掉马直播里看的文就是狮狮写的(憋笑)然而这个事情安哥还不知道

有【】这个框住的是弹幕

————————————————————

“啊现在是轮到我们的心头白月光☀马老师发言了,大家鼓掌!”

“别叫老师,我很垃圾的”

雷狮的声音透过变声器,最终传到直播间这帮迷妹耳朵里的是没有感情的电子音,但就因为,如此她们才在脑海里越发起劲的脑补雷狮真正的嗓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马老师我爱您啊!!】

【表白老师!您是我的初心啊!我就是因为您才入的海骑坑啊啊啊啊啊啊】

【老师您不垃圾!您是神啊!!是神才能写出那么优秀的作品!不说了我要回去重新看一遍《背水一战》】

弹幕一条条的刷着,盖过了屏幕,这让雷狮想起了他第一次登上写手粉丝见面会的时候,一帮人在台下喊“海盗我爱你”的那个场面,也和现在差不多

雷狮拿过桌上放着的杯子,抿了一口里面的茶水,他低下头一看,才发现这个杯子上贴着的小马贴纸——这杯子是安迷修的

所以,他这是和安迷修间接接吻了?

“哪有的事,如果您是辣鸡,那我们岂不都是渣渣?”耳机里传出了声音,雷狮把安迷修的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那么……☀马老师您是怎么入的海骑这个坑的?”

这个问题雷狮没有过多的犹豫:“那次的官方粉丝见面会,我在那里,看到了他们两个互动,觉得挺甜的,就喜欢上了”

弹幕并没有因为雷狮简短的语句而停止下来,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感觉

【太太也是那场吸粉会入坑的吗?我也是啊,一边嫌弃一边帮人整理东西什么的太有爱了啊!!!!海骑我磕爆!】

【上面的,别叫太太叫老师,☀马老师早就说过自己是男孩子而且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他了】

【只有我的关注点是那场吸粉会老师也去了吗?难道说我曾经和老师擦肩而过?!不行了这种事情想想我就要死了】

【老师也是从这里开始喜欢他们的吗?顺便悄悄咪咪问一句老师是喜欢月榜前十的哪一位啊】

雷狮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那条弹幕里的最后一句话,眼睛一转给出了答案:“我啊……”

“如果我说我是雷狮粉,并且想日安的话,你们会怎样”

【不怎么样啊!老师我是雷粉我也想日安迷修的啊!!!是同党!!但是我怕被狮狮一锤子砸死嘤嘤嘤】

【一拳一个嘤嘤怪?】

【老师无论喜欢谁我都跟老师一起喜欢!】

【老师是从狮狮刚入网站的时候看他的书了吗?】

【上面的!我是从狮狮一开始就喜欢他的星空!看着他一步步走到现在还和安安在一起幸福美满我就想哭啊】

“☀马老师,我们开始下一个问题吧”

“请问,您对海骑三次成真了有什么感受”

雷狮突然有点想笑,问他和安迷修在一起什么感受?大概就是安迷修身子很软还比他矮抱起来方便干那啥事的时候也方便吧

不过上面那些他都不会说的

“当初安迷修直播掉马的时候我不在,也是后来看到粉丝的录屏和他们微博才知道的。感受吗……就是看他们一步步走到现在挺欣慰的吧”

“当初海骑还没人吃的时候,关于雷狮和安迷修的其他cp炒得满天飞,甚至当时最火的关于安迷修的那对cp还有脑残粉说他们是官配,私底下已经暗度陈仓在一起了,那个时候吸粉会还没到,还没人提过海骑这对cp,就算说我喜欢海骑也会被人说是邪教”

“不过我们都熬过来了,看到他们三次成真我心里不是想去跟其他cp的粉说什么我们才是官配这种话,我只想他们好好在一块幸福”

其实雷狮说这话,也是多多少少包含着他的一点心酸的,当初他和安迷修在一起,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公开,甚至两个人私下见面都少了,那次官方见面会是他和安迷修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展示他们的关系,只不过没人知道而已,后来官方故意卖腐,他们也顺水推舟的在大众面前秀恩爱,这是以前想都没想到的

接下来安迷修直播掉马,他们终于可以公开了

此时弹幕里已经炸成一片

【呜呜呜呜听老师这么说我也有感触了,当初海骑还是北极圈的时候有一对cp最火了,我们就只能守着一周都没有几个粮的tag过日子,现在终于熬出头看到他们两在一起了啊】

【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我也希望他们三次能好好的幸福下去】

【老师以后还会继续产粮吗?我看老师都好几天没发文了,没有老师的粮吃我要死了】

【楼上的!别乱立flag!】

雷狮摘下耳机,此时他已经听到了房间外的脚步声,笑笑道:“产啊,怎么不产,我还有好多好多想法没有写完呢”

随着木质门被推开,一个棕发青年进来,雷狮也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这辈子都要待在海骑坑底的”

弹幕嗷嗷乱叫的海骑粉还没来得及打字来抒发自己此时此刻想要土拨鼠尖叫的心情,雷狮就把把耳机甩到刚进来的安迷修身上,“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脑,然后转动椅子,面对着拿着个耳机一脸懵逼的安迷修

“今天晚上去哪吃?”

安迷修拉了个椅子坐下:“我下厨,满意了?”

“啧,你这双手炒起菜来不会把锅铲当做键盘使吧”

“雷狮”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雷狮伸了个懒腰

“我今天就要你见识一下这双手弑夫的厉害!”

其实雷狮在关掉电脑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对安安隐形的告白(x)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