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叫菏泽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古风pa】皇上!摄政王在殿外求娶安妃娘娘!(二)

我又来搞事了

其实我本来想狮哥没那么快出场的(小声)

既然写都写了那就让安哥早一点见到他的老攻吧

我还是很弱

其实我还挺想让安哥叫雷总“雷哥哥”的呢,可是这不OK

————————————————————

龙椅上的金看到来人,差点兴奋的蹦起来:“堂兄!你来这干嘛啊”然后走下来绕过安迷修直冲着雷狮去,看都不带看安迷修一眼的

不过这样也好,安迷修心道,只要皇上不在意他不在意他完了之后就只会给他一个不起眼的位份,然后把他抛在一个偏僻的宫室里再也没召见过他,从此安迷修就不怕被发现了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雷狮那双眼睛一直在安迷修的身上扫来扫去,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他戳出个洞来。安迷修被他这样盯着有点心虚,如果被身后站着的这个男人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他平白的生出几分冷汗来

这时,一只手闯入安迷修的视线,像恋人一样温柔的擦去他脸上那几滴冷汗,那只手中指上带着的宝石戒指冰冰冷冷的,碰到安迷修脸上他吓到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皇上,不如就给安小姐一个妃位吧,早早听闻安小姐喜静不远住太吵闹的地方,不如就住到清晏宫,那地方人少”

寥寥几句话,就决定了安迷修之后的去留。那只手还在他的脸颊上拍了拍还有意无意撩了下他的下巴,指甲触碰到皮肤的冰凉感觉让安迷修现在只觉得浑身泡在冰水里,连心都是凉的

他战战兢兢的抬头去看,雷狮此时刚好回过身来,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瞄了安迷修一眼,之后又对金说道:“时候不早了,接下来还有许多秀女,皇上臣先走了”

还没等金开口,他就长腿一迈出了殿外

安迷修几乎是瘫坐在地上,接着被后面的小太监搀扶起来,金和旁边的太监低语了几句,那个太监就满脸堆笑的走过来说要带他去自己的住处

他没有说话,但是知道说不说话都一样了,因为刚才那个男人——摄政王雷狮的那几句话,他或许就要带着暴露的风险在这深宫里带上一辈子

雷狮顶着一众秀女爱慕的眼神回到了马车上,车上本来坐着的男子见到他回来了,把手中的糕点放下了:“大哥,您去那里是要……”

雷狮靠在靠背上,双手垫在脑后眯起了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休息的狮子,暂时无害的外表使人们都忘记了他撕咬猎物的残酷模样:“没什么,只是遇见了一个想见的人而已,回去吧,我记得府里还有事情没做完”

卡米尔也没再说什么,应了一声就重新拿起小几上的糕点慢慢品尝,马车也开始驶离宫门外

他走了,可安迷修还在宫里

那个太监带着他左拐右拐,还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给他讲这宫里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不可以去,哪位妃子娘娘心狠巴拉巴拉的,听的安迷修耳朵都快起茧了

终于,等那个太监不再跟他瞎嚷嚷的时候,安迷修今后的住处清晏宫到了。他实在是不想看那个太监谄媚讨好的眼神,随意打赏了些银两就让他走了,安迷修这才叹了口气,拎起裙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这里都挺好,应该说什么都好,作为直接在选秀那日被封为妃位的秀女,这里的一切都是好的,甚至一条裙子,内务府都要把所有好看的颜色都做出来一条,然后让安迷修来挑一条送到他宫里

然而安迷修十分心塞,让自己一个大男人整日对着女子衣裙挑挑选选,还要往脸上扑那些个脂粉,而且他又不能不穿,于是他每天都是以一种郁闷又绝望的心情渡过的

安迷修觉得自己迟早会得心肌梗塞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这后宫里添了不少新人,像是什么毓秀宫的瑞嫔,春熙殿的庄贵人,玉轮堂的康常在……这些安迷修都远远的瞧过几回,不要误会,他都是在凤鸾春恩车经过清晏宫门口的时候,从窗口偷偷看一眼,无意中从飘起的帘子里看到的

这大半年来,安迷修几乎窝在了宫里不出去,原因是金从没召见过他,而他也不想出去惹事,就这么一天天的在个地方发霉。宫里的吃食把安迷修养的白白胖胖的,原本有些消瘦的脸庞如今捏上去已经有几分小肉了

不过嘛……安迷修从刚才侍女端进来的盘子里捻起一块糕点,金也不是只不见他一个人,实际上他一个月都不来后宫一次,一门心思扑在朝政上,还天天招那位嘉德罗斯将军去御书房,一呆就是几个时辰,说是什么商讨大事

这宫里比他位份高的人多了去了,这里的事自然不用他操心,安迷修噎下那一块糕点,翻了个身正想拿第二块,就听见一个宫女在外头喊道

“安妃娘娘,皇上派人来传话,说让您收拾一下,然后去参加元旦家宴!”

他手里的糕点“啪嗒”一声掉了下来,落在织锦的马面裙上,糕点沾着的糯米粉弄脏了布料,一件裙子就这样报废了。安迷修心不在此,甚至还没把衣服上的粉末弄干净,就急急忙忙的冲到殿外,拉着那个传话的宫女问清楚

“你说什么?!”被他扯着肩膀的宫女显得害怕急了,全身都在抖,安迷修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也觉得现在这样不好,于是放开那个宫女,拿出手帕擦干净裙摆上的脏东西

“行吧,我…本宫换件衣服就去,轿撵备好了吗?”

“回娘娘的话,都好了”

安迷修背对着她走进了寝殿,脸色十分难看,心底因为刚才说的那句话恶心,不过恶心归恶心,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安迷修随手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新的裙子,换上之后妆都不画一个就走出去了

见他出来,外面的宫女马上迎了过去:“娘娘,您今天……不上妆吗”

安迷修被她搀扶着上了马车:“画什么,一会就回来了”

听他这个语气,宫女也没再说什么,老老实实跟在轿撵旁

————————————————————

写这个就感觉回到当年写玛丽苏宫斗小说的时候,然后又猛然醒悟自己写的是耽美

为啥子要在这里断掉,请看上面

不行越写我越感觉安安是那种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然后想到安安此时套着女装这个样子我就疯狂出戏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