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愿白

叫菏泽

有个同名的b站号

话废

雷安only

雷厨

没什么本事

偶尔中二

【雷安】雷教官今天也在骚扰学生

连载明天更、明天更

百fo感谢

其实雷狮骚扰的只有一个,在其他学生之间的传闻里他就是魔鬼中的魔鬼

教官雷×学生安   是军训时候发生的事

是没头没尾傻屌文了

自己爽,勿考究

————————————————————

安迷修,凹凸高中一年级新生,应学校的要求和其他新生去军事基地军训一周

这对于身高体壮有上进心的中二青年安迷修来说,这是一次心灵与身体的淬炼之旅,是真正的好事。于是,怀着满腔热血的安迷修收拾好背包登上大巴车,经历两小时车程之后到达目的地,安迷修作为新生代表、大家可以随便发好人卡的真·助人为乐的好学生,第一个下了车,然后……

谁来告诉他这帮穿着军服拿着高压水枪带着一脸坏笑面对着他的人是谁啊!!!!!

安迷修很不解,安迷修很绝望

此时,那些看样子要杀人的那帮人里一看就是头头的紫色眼睛的人做了个“开始”的手势,安迷修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打开水闸水枪里喷出水再全部喷到自己身上这一个可能其他人一生都不会经历的精彩的过程

重要的是,他们除了那个紫色眼睛的头头、拿水枪的,居然还有几个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跑到他身后关上了大巴的车门,让剩下的学生出不来,只留安迷修一个人在外面承受这“酷刑”

安迷修:弱小,可怜,又无助

从无数把水枪里喷出来的水柱都聚集在一人身上,安迷修下意识的双手护住头,可是这样就把他身上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全部淋湿,淋湿的白衬衫紧紧贴在蜜色肌肤上,若隐若现的令人遐想

安迷修保持着双手抱住头视线受阻的姿势,好不容易在满天水花中凭着意念直起身来,像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当然,他看不到自己冲的方向是向着谁的

安·为了不知名的中二信念往前冲·迷修“哐”的一声撞上了那个导致他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因为强力水压而在一瞬间就被淋湿焉下去还在往下淌这水珠的棕色头发贴到那个人一丝不苟半点水都没沾上的军装上,在胸脯正中央印上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水印,强大的冲击让安迷修直接把他推倒在地,然而安某人还埋在人家胸口在心底暗暗窃喜自己刚才的举动待会会受到多少女生的芳心暗许,直到那个人重重的推了他一把,然后安迷修就感受到两只手被什么东西绑了起来,之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再睁眼,安迷修即使被垂下来滴水的头发挡了一大半的视线也看得到

自己TMD现在是在被一个男人捆了手扛着啊!!!!!!!

“靠!你谁啊,赶紧把我放下来!”安迷修努力的挣扎着“呃啊你把我手给解开!”

扛着他的那个男人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拍了拍他的屁股,在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弹了两下后,安迷修知道如果自己再挣扎这个男人就不会给他好脸色看。那个男人似乎对安迷修死鱼一般的回应和不在挣扎感到很满意,说到:“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告诉你”

“本大爷是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这次军训的教官雷狮,刚才的只是考验一下你们在突如其来的危险境地的自救反应,是为了你们好,结果你们给了我这样的答复,你觉得我会开心吗?!”雷狮似乎带安迷修走进了军事基地,安迷修在他颠颠簸簸的同时也看到了远处应该是操场上一队队正在操练的军人

“什么!你说刚才那么多高压水枪是为了我们好?我死都不信。还有,你马上把我放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行李还在大巴上的弄丢了可怎么办啊!”安迷修开始猛烈捶打雷狮的后背,似乎把扛着他的这个男人当成了沙包,可貌似他并没有看到不远处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们的女教官

雷狮被他这一招弄得不耐烦了,用同样的手段让安迷修安静了下来,说:“瞎嚷嚷什么呢,你刚才那一头水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现在要去洗澡换衣服”之后他就没再开过口

“等等,你去洗澡干嘛带上我啊!你想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教官强行体罚学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后安迷修被雷狮拖进了他专属的浴室里,至于发生了什么……这或许就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安迷修的同班同学再一次见到他,是晚饭后

当时整个饭堂的眼睛都齐刷刷的汇聚到了穿着一身明显大了一号不合身的衣服头发擦是擦干了但是因为没了发胶焉下来只剩根呆毛还挺拔一脸受了很严重惊吓小媳妇样的安迷修身上,安迷修本人倒是没有太大表示,保持着那个表情经过饭堂到宿舍楼,根据雷狮给他的钥匙幸运的找到了自己的寝室。雷狮告诉他他的行李已经有人拖到寝室去了,安迷修这才带着一丝高兴的,虽然表面看不出的神情打开了宿舍门

下一秒,他看清了靠在飘窗上衣不穿似乎在凝视着远方的人

他的那一丝丝高兴消失了

安迷修唰的一下摔上了门,靠在门板上像流量小花演戏一样瞪眼喘着气

woc来个人告诉他为啥雷狮在里面啊!这不是学员宿舍吗,他一个教官来这干嘛!

待自己心情平复一点下来后,安迷修靠着门板往下滑,就打算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安迷修感觉有什么东西磕到了自己脑袋,就撑起身子回头一看,是一个钉在门板上的金色牌子,上面几个大字

教官单人宿舍

410

安迷修:……我日了哈士奇mmp的

既然牌子上写着的都可以说明一切了,安迷修也不想进去和雷狮理论一番,谁知道进去后自己会不会就出不来了呢?他往楼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打算边走边想自己今晚住哪东西怎么办,丝毫没有注意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开的门缝里伸出来的手

当安迷修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被那只有力的手拖进屋里关上门并被它的主人抵在墙上看表情就仿佛要狠狠日他一顿

安迷修不懂,安迷修很怂

安迷修经历早上那无数高压水枪对着自己喷水之后对雷狮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现在被他扯着领子抵在门板上自然很怂,怂到半张脸都缩到衣领里面,悄悄咪咪以为雷狮看不见一样瞄了他一眼

雷狮倒是被他这一眼逗笑了,直接把安迷修整只都给抱了起来

“你陪我一晚,明天不用起大早去站军姿,怎样?”看样子是让安迷修选择,可是雷狮已经把人放床上就剩压上去了



其实我本来想写的还有很多,但是我懒就没写(你还理直气壮哦)

雷教官在我脑子里剩下一半剧情里是真的皮,皮出天际的那种

评论里有人说想看后续那就等几天吧,最快速度一天一更,明天说好的更连载,后天分班考没时间

评论(7)

热度(115)